首页 > 税收宣传 > 税务文化

丝路私语之麦积山的信仰

【编辑日期:2017-11-14】 【来源:】 【点击数:】 【关闭

李权

    沿着丝路的印记绵延而行,西出大散关。站在大漠长烟,孤城落日的风中,总让人想起那醉卧沙场的慷慨豪情和古来征战的悲怆。被湮灭于岁月长河更迭之中的不仅有古国的传说,还有那悲欢离合悠悠随风的泪水。这片被世代传颂的疆土之上,除了有黄沙厚土的瑟瑟萧寂,还有那清流潺潺、烟云缥缈的沃野千里。

    置身于这片塞外江南的历史遗孤上时,人恍惚间如失去了时空限制,像一粒漂浮在世间的尘埃,在这群山拱卫的孤峰上,陪着它经历风雨侵蚀。从五胡十六国的战乱到唐宋时期的繁荣,从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晨曦初上到丹霞日落的暮间梵钟,从枝叶苍翠掩石窟的初夏到白雪扬扬漫栈桥的严冬,一路辗转走来,时光变换,如人亲历。这就是是麦积山,一个栈台檐角,千佛凌空地方。

    走上峭壁,慢慢的去细品石窟,7800个泥塑石雕能带人穿越时光,回到过去,印证历史。从后秦初创时代的石窟人物的彪悍雄健,感受到五胡时期少数民族骁勇崇武的气息。北魏、西魏辉煌时期石窟人物秀骨清像,展示一个开明的社会改革和民族融合的景象。北周时石窟人物珠圆玉润,反映外来佛学和传统周礼包容并蓄。隋唐时期石窟人物丰满夸张,体现南北统一后经济文化高度繁荣的自信。宋代时期石窟人物写真求实,又把佛教世俗化表现的淋漓尽致。所有的石像看似风格迥异,却又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契合感,这些有着深厚文化沉淀的塑像,就像一本本历史书一样,分毫不差的记录过去,写满了每一个时代的特点,并告诉未来,历史原来就是这样的信仰,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改变。

    然而,信仰不仅是流露于物质的历史,更是深埋于人心中的执着。北魏文皇后就将她的信仰与身躯一起留在了麦积山上,麦积山也见证了一场凄婉的爱情。麦积山第43窟,是一个瘗窟,墓主人乙弗氏为皇后比丘尼。《北史》卷十三《后妃列传》记载:乙弗氏生于王公世家,为北魏淮阳长公主之女,长得仪表秀美,温柔娴静,北魏正光六年(公元525年),十六岁的乙弗氏,嫁给了北魏京兆王之子元宝炬,两人感情甚悦。西魏大统元年(公元535年),北魏分裂为东、西魏,元宝炬被权臣宇文泰拥立为西魏开国皇帝,乙弗氏册封为皇后。做了皇后的乙弗氏依旧贤良淑德,为人仁恕,母仪天下。平日穿旧衣、吃蔬菜,从不配饰珠玉罗绮,先后为文帝生下了12个子女。按理这应该是一个圆满的人生,故事却走向了另一端,东魏为了拉拢北方的柔然打击西魏,将公主嫁给柔然做王后。为了笼络北方强敌柔然,西魏大统四年(公元538年)初,西魏文帝迫于形势,正式迎娶柔然首领长女郁久闾氏为皇后,乙弗氏为了山河子民,被迫让出皇后之位,逊居别宫、出家为尼。但新后郁久闾氏心胸狭窄,十分嫉妒曾深得文帝敬爱的乙弗氏,文帝不得已将乙弗氏迁往秦州(今天水一带),让她和儿子武都王相依为命,在麦积山修行。乙弗氏离开长安后,文帝心中极其空虚不安,不久,就派人密嘱乙弗氏重新蓄发,待时回长安,重新册立为后。然而,这件隐秘的事最终还是被郁久闾氏得知,并派人告知柔然,柔然藉由此事挥军南下,大军压境。在内外双重压力下,元宝炬被迫下旨赐死乙弗氏,以平息风波。接到诏书,乙弗氏十分平静,这个自幼便贞静安详的女人接受了自己的命运。她流下泪说,“愿至尊享千万岁,天下康宁。死无恨也。”然后与次子武都王诀别,又留下遗言转呈长子皇储,话语甚是凄怆。人生的跌宕,让她看清了繁华的虚无。乙弗氏请来僧人应供、做法事,又亲手给自己的数十名侍婢一一剃发,令她们出家以保全性命。最后走入佛像背后的洞穴中,以厚被压身,窒息殉国。远在长安的文帝始终无法忘记这位为他而死的结发妻子,在自己的寝陵竣工后,他留下亲笔诏书,说自己去世后,由乙弗皇后配祭。后来文帝崩,朝臣公卿追谥乙弗氏为文皇后,配祭于太庙。西魏废帝在位时,迁乙弗氏与文帝合葬于永陵,一段凄婉的悲剧由此结束。帝王家的爱情,大多都悲烈,以至于有“愿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”的感慨。面对悲剧,文皇后最后的从容,大概就是嫁给爱情的最高信仰吧。这种信仰的力量冥冥之中影响着这里的石雕,也影响着这里的人。随着时间的沉淀和流逝,潜移默化中,人和物早已“庄生化梦,物我难究”。

    中国的四大石窟中,敦煌莫高窟以壁画见长,大同云冈石窟以石刻见长,洛阳龙门石窟以皇窟碑碣见长,麦积山石窟以险峻和泥塑见长。但常盛名于世间的是前三个石窟,麦积山石窟就像是一个游世僧人一样,总是“素月分辉,孤光自照”,就连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也是机缘巧合。名气对于麦积山来说,就如他所代表的宗教信仰一样,云淡风轻,与世无争。这种气度与其说是淡然,还不如说是看尽了江河山川流转,独身清的寂寞。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只是做好自己的事,慢慢地去实现每一个善男信女的愿景。你来,是这样,你走,亦是这样。满怀的情愫和感悟都凝结在那唯美的慈眉善目中,只用倾听和沉默去回应尘世的喧嚣与浮躁。没有为盛名所累,也求得了内心的澄明,任他天高地远,归来仍是此间少年。

    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晃眼千年,麦积山依旧在用沉静的身影讲述着关于信仰的私语。在春去秋来中,在亚细亚的迷雾中,与每一个读懂他的人共鸣。


[打印]      [关闭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