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税收宣传 > 税务文化

穿越千年 我在这里等你来

【编辑日期:2017-09-29】 【来源:】 【点击数:】 【关闭

陈雨虹

我始终相信,万事皆有缘。

古镇罗泉,早在十年前,我刚刚到这个城市时便听过它的名字。六年前,因需要写一篇稿件而去翻看当地的史料,对它的历史有些许了解,但一直未能亲眼去看看,实地感受千年古镇的风土人情。

直到今年阳春三月,陌上花开,我在某个天空还未完全放晴的周末,背上背包,开始了我的古镇之行。

一场缘

山路颠簸,盛开的油菜花一路随行,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,我转进了这藏在深山的古镇。

一到这里,便感到千年古镇独特的魅力。这里,未经过多人为改造,没有太多人为修缮痕迹,这里,历史穿越千年在青石板上留下痕迹,故事跨过时光在古建筑上等待倾听。

走进古镇,踏上铺就的青石小巷,街道两边的建筑砖瓦泥墙,旧迹斑斑。也许是春节刚过,正是旅游的淡季,古镇上一片静谧,少了城市的喧嚣聒噪,时光仿佛都慢,慢,慢了下来,街边的老人正趁着早春薄薄的日光,晒着太阳。而盐神庙,这个古盐场最重要的遗址,正静静的等待有缘人的一场相识。

据史料记载,早在秦朝时期,罗泉镇就是生产食盐的重要基地,其产盐历史较盐都自贡尚早五百多年,被誉为中国井盐第一镇。到清朝时盐业开发发展到顶峰,清光绪年间,罗泉已有盐井1500余眼,所产的井盐于1925年获巴黎世界博览会金奖。那时的罗泉商贾聚集,马嘶骡叫,热闹非凡,盐神庙便是最好见证。盐神庙建于清同治七年(公元1868年),庙内供管仲为盐神,关羽和火神则作为管仲的辅佐相伴左右,整个盐神庙重檐三级,翼角高翘,正殿屋顶的群龙嬉戏抢宝图,虽然经过百年风吹雨打仍然栩栩如生。进殿门穿过旧戏台,来到空旷的庙前广场,四周的侧房、走廊经岁月的洗礼已失去昔日的色彩。历史,在这里保存完好却也斑驳,透过那些泥土剥落的墙壁和沧桑的木头柱子,依稀可以看到,在那段历史中这个千年古盐场曾经的繁华。

漫步在古镇五里长街上,周边全是竹、木、泥串架结构的绣楼骑店铺式的青瓦建筑,雕梁画栋,翘角飞檐,由于整条长街形似一条蛟龙,罗泉也因此被称为“龙镇”,誉有“九宫一寺八庙”之称。值得一提的是与盐神庙共同组成龙镇“龙头”的城隍庙,其双龙戏珠的屋顶依然那么特别,可惜因保护不善,城隍庙已经大门紧闭,成了危房,无法向世人重现昔日的风采。古镇上还保留着一座福音堂,因四川保路运动的罗泉会议在此召开而名垂青史,如今成为了镇上的活动会所,如若有缘,会遇见一些川剧爱好者,在这里呀呀的唱着川剧,听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一栋建筑,一段记忆,嵌入历史的光阴里,静谧安然,时光悄悄走过那一段旧去的繁华。

豆腐宴

“茅店门前映绿杨,一标多插酒旗旁。行厨亦可咄嗟办,下箸唯闻盐豉香。华尾金盘真俗物,腊槽红曲有新方。须知澹泊生涯在,水乳交融味最长。”清朝诗人查慎行一首《豆腐诗》,生动的描绘了豆腐诱人的味道。

到了罗泉古镇,就不得不尝一尝闻名已久的罗泉豆腐。罗泉的豆腐是随着它的盐业应运而生的。它的独特在于当地人坚持用石磨手工磨制、经本地盐卤点制而成,因此,罗泉豆腐具有“细腻、白嫩、绵实”的特点。

沿着青石小道,走过古镇长街,老人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,温暖的阳光洒在脚下,镇上仅五里长的老街上卖豆腐以及做豆腐餐馆的就有二三十家,生意颇为兴隆。随意走进一家,就可以品尝各式豆腐的美味。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“豆腐包子”,它以豆腐为主材料,在其中间开个小口放入肉馅,用菜籽油炸至金黄,洒上葱花,入口嫩滑、绵实,豆腐的清香与肉质的鲜嫩混合在一起,缠绕在舌齿之间,让人赞不绝口,回味无穷。

经历上千年的历史变迁,罗泉人将豆腐烹饪技术发挥到了极致,除了豆腐包子外,还有口袋豆腐、箱箱豆腐、白油豆腐、回锅肉豆腐、熊掌豆腐等100多个豆腐品种,在天气晴朗的时候,呼朋唤友到这里品尝一桌豆腐宴,何不为人生一大幸事?

守护者

与老道长的相遇,缘于盐神庙。

微风和熏的下午,在逛完整个古镇之后,我又回到了盐神庙。

见到了这里的守护者——老道长

他梳着标准的道士头,留着长长的胡须,穿着一身道士服,看起来仙风道骨。没有游客的时候,他会安静的在盐神庙大殿的侧门里煎药,因为他说这几天他有些感冒,这也是上午我并没有看到他的原因。有游客进来的时候,他会站在香火案旁,拿着木锤,一下一下敲着钟,一边敲一边高声送来此参拜的游客一些祝福,希望这些祈福的人们真的可以顺遂幸福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老道长在盐神庙已有数十年,他像是盐神庙的守护者,又像是古镇变迁的见证者,独自见证着这千年古镇的兴衰日落。

而另一个守护者,应该算是当地人口中的老革命。

来此地的路上,听本地人说,古镇的街口有位参加过越南战争的老人,现在已经有90多岁高龄,老革命就是本地人对他的尊称。老人常常会在阳光明媚的下午,杵根拐棍,端个小板凳坐在古镇的入口,笑眯眯的晒太阳。若是停下来跟他闲谈,他会给你慢慢摆摆当年他参加抗战的龙门阵。然而那天我并没有遇见这位老人,许是那时的太阳有点羞涩,出来得太短暂,老人还来不及端着小板凳出来。

日暮时分,到了该告别的时候。临别古镇的刹那,盐神庙的钟声敲响,我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千年以前,身侧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车轮滚滚,马蹄声声,古镇昔日的繁华浮现眼前。而现实中古朴的建筑、斑驳的风火墙、沧桑的子来桥以及缓缓流淌的珠溪河仿佛在无声的说:我在等待,等你踏春而来,等一场春暖花香,等一场春意暖阳。

[打印]      [关闭]